从古涞水

<薛晓> 《三人行》 〈一〉

 新人发文,压力贼大。

人物可能会OUT OF CHARACTER(OOC)

请各位同好温柔鞭策,捉虫。

我,同同代表阿拉丁神灯;桌桌,代表小黄鸡,欢迎大家的到来。不胜荣幸。

ps:此文乃同同(我)和桌桌(我亲爱的同桌)共同所写,请多多指教。
    更新时间未定,不定时更新。

月光微洒,村边的竹林森森郁郁,衬显出义城的几分悲情。

  今晚和往常一样,霜华上血迹斑斑,即使晓星尘微感疲惫,脸上还是挂着温柔的笑。薛洋怕他迷了方向,右手牵着他。左手从怀中摸出一块糖,刚要放到嘴里,薛样想了想,坏笑了一声,把它递到晓星尘嘴边,“道长,吃糖。”晓星尘闻言一笑,正要张嘴,薛洋立马收回糖,堪堪碰到薄唇,这才满足的放到自己嘴里。  

“真甜。”薛洋含着糖呢喃出却不自知。

    微风拂过,吹起两人几缕发丝。薛洋不经意偏头,发现道长的双颊透着红,不禁起了调戏的念头,道“道长你这脸怎么红的如此厉害,还是热的。”并上手蹭了两下。暗想:好想咬上一口。“你。”晓星尘块走了两步,将薛洋落在身后,才不是因为那句“真甜”呢!薛洋看着道长挺拔的身影,舔了舔上唇说“更甜了呢。”

   头上五寸宽的盲布被脸颊上的红映的格外白净,等他脸上红晕褪去,薛洋便已追了上来,只见晓星尘背负霜华,一身正气,面色冷清,好一个清冷正直的道士!回想方才的道长,薛洋不禁一声闷笑。晓星尘听到心知他已跟上,于是微微偏头道,“你若再打趣我。日后你的那份糖统统给阿箐,阿箐一定会很高兴。”

   薛洋听后,退了几步双手。环着道长的腰身,用脸轻轻蹭着晓星尘的后颈道,“道长,不要给阿箐那个死丫头,给我吧。我会乖乖的。”晓星尘蓦得身体一僵说,“你莫要在我耳边吹气,莫要胡闹,再闹我真的都给阿箐了。”薛洋摇摇头“不嘛,道长你不是最喜欢我吗?”

   晓星尘因为眼盲的缘故,听觉十分敏感,甚至连薛洋的呼气吸气声都听的清清楚楚,此时感觉彷佛有一道电流从耳畔留往全身,不由得一颤。还未来得及说话。隔空而来一竹竿子向薛洋身上打去,薛洋抱起毫不知情甚至有些呆滞的晓星尘侧身一避,眸中划过一丝狠戾,当看清那张清秀却阴云满满的脸后,这才褪去。“狗东西,是不是你刚才骂我死丫头,还说不给我什么东西。道长送我东西,你管得着吗!”阿箐又不是真的眼盲,看到薛洋瞥向她的眼神顿时头皮发麻,为了不让他发现只得硬着头皮骂着。 “死丫头,你不在义庄呆着出来干嘛。”薛洋环着晓星尘一脸阴晦的说。“阿箐,都已过子时,你怎么还没睡,反而跑了出来。”晓星尘不由有些担忧。“道长,我看这个死丫头好的很。”薛洋瞪着阿箐说。“狗东西,谁让你又骂我死丫头的。”阿箐边说边又抄起竹竿向薛洋身上挥去。月光皎洁,星子闪烁,在大地撒下一片柔光。“咱们回去吧。”道长脸上挂着和煦的笑,对互骂的两人说。

  月光照着三人像极了一幅画。

笔芯笔芯!!!

评论(2)

热度(5)